小段子(梶下)

*  ooc注意
*小学生文笔

   「kaji……我真的好害怕失去你。」hiro一改往日那个阳光的笑容,认真的看着kaji说道。

   「嗯?怎么了吗?」kaji愣了愣,随即绕道hiro后面环抱住他,「我家的炸鸡前辈又在胡思乱想了吗?」

   「如果,我是说如果,如果有一天,是很久以后,我们重新投胎,我们……」hiro停了停,深呼吸后又接着说道,「我们会不会变成陌生人,从此以后不再有任何联系。」

   「噗哈哈~」kaji看着hiro认真的神情不禁笑了出来。

   「笑什么笑...

emmm……第一次指绘,画都不是很好,还没上色,是仿一张图画的。(◦˙▽˙◦)

新年(速度)

  窗外,烟花绚丽多彩的在空中绽开,彭,一朵红绿相间的烟花在空中绽开,小松从睡梦中醒来,从被窝撑起半个身子「啊,又是新的一年了呢。」

  在小松的身旁,熟睡中的轻松被突如其来的寒意冷到颤抖了一下,然后又往小松那边挤了挤。小松低下头,看着那熟睡中的可爱的弟弟忍不住轻笑起来。小松轻轻摸了摸轻松的头发「好柔软呢。」他这样想到,又无声地笑了起来。

  「新的一年里,还请你多多指教了,轻酱~一直,一直在一起吧,我爱你,晚安♡」说完,小松也躺下,抱着他毫不知情的弟弟睡着了。

  真的是毫不知情吗?倘若是这样的话,那为什么轻松的嘴角上扬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?而且,...

色松的日常

注意:清水小短文!

  “嗯……”空松从睡梦中醒来,“起太早了么。”他揉了揉眼睛,看向那几个呼呼大睡的人:“Oh,my brothers,多么nice的早晨啊!”【等会儿,好像少了谁,让我数一数,12345。。。诶?一松呢?】

  空松走下楼去,拉开厨房的门,便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——一松。一松自然是被吓了一大跳,头上突然出现了一直猫耳,还在不停地抖动。“brother,你在干嘛?”空松叫住了准备偷偷溜走的一松,还拉住了他的手。一松迫不得已,只好转身低下头,含糊不清地说道:“没……没什么……”不过,空松的目光却注意到了一松身后的布丁盒子,一瞬间就明白了一切:“Oh,我亲...

在英语期末考试的时候,六胞胎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试卷上。惊不惊喜,意不意外,开不开心,嘻嘻!(๓˙ϖ˙๓)

自己不久前仿别人画的,还行吧……

意外传达的爱意(二)

“啊啦,生气啦,嘻。”小松把鱼缸转了个方呐向。“呐,阿轻最近好冷淡呢。。。你说,他为什么要找工作呢,一直做neet不好吗?好寂寞啊……让我这个国宝寂寞,这可是他的罪过了呢……”小松又露齿一笑。【明明仿佛在开玩笑……可……为什么你的笑容如此的凄凉呢……】轻松的胸口猛的一下收缩,仿佛被刺了一刀……【啊……好疼……】轻松大口的呼吸着,好像下一秒就要窒息。“不……不是的……不是这样的啊!”轻松大喊道,却不知何时忽地回到了自己的身体,还正站在家门口旁……【所以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……算了,没时间想了】

  “唰啦”轻松猛的拉开门,连鞋也来不及换就直奔客厅。小松听见这急忙而仓促的脚步声,探出...

意外传达的爱意(一)

  注意:
  1.小学生文笔
  2.学生党,不定期更新,我会努力的
  3.oso×choro
   清水注意

  “嗯……”轻松迷迷糊糊地睁开眼。哦,在家啊,混蛋长男也在么……嗯?什么鬼?他怎么变得那么巨大了?等会儿,我不是在喵酱的演唱会吗?怎么现在在家・_・?【这是——水?】轻松环顾四周,丝毫没有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,【不要,救命,我到底为什么会在水中啊!我不会溺水吧,救救我。*,混蛋,笑个屁啊老子都快挂了!】过了一会,轻松慢慢冷静一下,嗯……我怎么还没被淹死?我明明不会游泳的呀,怎么还在自由的呼吸?再说了,这...

© 梶下陌墨 | Powered by LOFTER